首页 >> 传奇国际首页-做空机构又出手 Bonitas发35页报告说波司登一文不值

传奇国际首页-做空机构又出手 Bonitas发35页报告说波司登一文不值

2020-01-09 10:29:27

传奇国际首页-做空机构又出手 Bonitas发35页报告说波司登一文不值

传奇国际首页,做空机构又出手!Bonitas发35页报告说波司登“一文不值”,本土“羽皇”市值蒸发60亿

原创: 王敏杰 

做空恒安国际的博力达思研究(Bonitas Research)又来了,这次被“狙击”的是本土羽绒服公司波司登。

6月24日,博力达思研究发布了一份沽空报告,指出波司登在公开市场造假,夸大收入及盈利,未披露关联方交易,以及以惊人高价向未披露交易方支付高额收购溢价等。

报告最后更是指出,波司登的股票完全没有价值,其给予0港元的估值。

据了解,博力达思研究此前在做空恒安国际时曾颇受关注。公开资料显示,其是一家2018年成立,注册于美国德州的有限责任公司。虽然博力达思研究草创不久,但其创始人兼CEO Matthew Wiechert曾于2011年创立了同类企业Glaucus Research Group,该机构狙击过的中概股包括:中国金属再生资源、中国儿童护理、德普科技、中滔环保等。

受此影响,在上午10点后,波司登股票大幅跳水。至公司发布停牌公告,其股价下滑了24.78%,市值蒸发超60亿港元。

事实上,对于波司登来说,这周是一个特殊时期。6月26日,波司登即将发布截至2019年3月末的全年业绩。

6月24日午间,波司登一名高层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公司相关部门正在梳理报告中的内容。一名接近波司登的人士则向记者称,其当天正在就前述事件开会商议。不过,截至当天晚上7点,波司登仍未发布澄清公告。

1

被指“多宗罪”

在中国羽绒服行业,波司登无疑具备相当话语权。截至2018年9月末,波司登旗下品牌羽绒服在中国市场的网点已经超过4500家。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在博力达思研究的口中“一文不值”。

在沽空报告摘要中,博力达思研究具体指出了波司登的“四宗罪”,包括波司登自2015年以来捏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在多次收购中,人为地向未披露内幕交易方多支付20亿元;将价值5600万元的实物资产以540万元(相当于初始对价的10%)的低价处置给董事长高德康;向拥有波司登65%以上流通股的内部人士支付了巨额历史股息。

这份沽空报告长达35页。在第二页,博力达思研究指出,尽管波司登号称具有历史盈利能力,但其公布的资产负债表已从净现金转为净债务。其怀疑这是波司登报告的财务报表中包含虚假利润的征兆。

据称,博力达思研究获得了波司登在港交所备案文件中披露的在华主要运营子公司的信用报告,以比较波司登报告的综合财务业绩与各自向中国政府报告的主要运营子公司的业绩。

其得出的信息显示,尽管波司登中国主要经营实体的收入在2015年至2017年与波司登在港交所备案的收入匹配,但中国信用报告显示,波司登严重夸大了波司登在其香港交易所申报中所报告的净利润。据称,香港交易所的文件披露波司登累计3年净利润为13亿元,但合并后的中国信用报告显示,波司登主要运营子公司的净利润仅为4.63亿元,即波司登自2015年以来捏造了逾8亿元的净利润,多报了174%。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和利润一样,博力达思研究的第二项关于并购的指控同样备受关注。博力达思研究表示,波司登董事长利用三项主要的虚假交易,将波司登的现金和股票交给了未披露的关联方:Jessie(杰西),Buoubuou(邦宝)和Tianjin Ladieswear。

据称,在所有三项独立交易中,有证据表明,高德康的同谋周先生将购买一个几乎没有价值的中国女装品牌,然后以高达40倍的标价抬高资产交给波司登。

从博力达思研究给出的证据来看,其所指的周先生名为周美和。天眼查信息显示,他是深圳市杰西服装有限责任公司以及迪辉达进出口(深圳)有限公司的法人,此外,他还在深圳邦宝时尚服饰有限公司等8家公司担任高管。

对于上述事件,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沽空机构的报告只是一家之言,也一定是包含利益关系的,但投资者是不是相信报告的内容、会不会造成股价的波动,还要看报告的理由是不是站得住脚。“港股市场以机构投资者为主,所以并不是所有沽空报告就必然导致股价下跌,波司登股价在一天之内下跌1/4左右,说明很多投资者认为报告给出的理由比较可靠”。

沈萌还指出,如果波司登无法有效反驳报告的论据,那么波司登的股价未来可能持续承压。

根据波司登今日中午发布的公告,公司将就前述公司认为不实及有误导成份的报告发布澄清公告。

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前,波司登仍未对上述报告作出回应。

2

刚打好翻身仗

根据博力达思研究的说法,尽管波司登的门店数量在减少,整个行业的线下百货零售利润也面临压力,但波司登报告称,自2015年以来,公司盈利出现显著增长。这导致投资者对其兴趣增加,特别是散户投资者的兴趣增加,波司登的股票在16个月内上涨了约250%。

波司登的主要业务包括羽绒服业务、贴牌加工管理业务以及非羽绒服业务。过去几年,除去贴牌加工部分,另外两部分业务均遭遇瓶颈。2013/2014财年至2015/2016财年,波司登的营收连续三年下滑;净利润则从2012/2013财年开始经历了三年的下滑。

不过,过去一段时间,波司登的业绩和股价走势确实鼓舞人心。一名服装领域投资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这和波司登在业务上的变革不无关系。

2018年6月份,波司登在其江苏常州总部进行过一次同媒体及投资者的面对面沟通。彼时,这家老牌羽绒服企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公司将进行多方面的改变,包括在未来三年关闭七到八成的实体门店、剥离主品牌波司登的男女装业务乃至重启去年初关闭的英国伦敦旗舰店等。

2018年,波司登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高德康曾公开坦言,从2014年开始,波司登的发展,经历了一段迷茫期。“波司登品牌的力量在弱化,品牌的声量在弱化。在短期行为和长期主义的平衡中,在经营目标和品牌成长的博弈中,短期行为和经营目标明显占了上风,品牌能量被严重透支。我和我的团队不断地寻找问题、寻求解决方案,但是收效甚微。虽然2016年和2017年的财务数据,在外界看来都还不错,但我们知道,必须从根本上做出一些改变”。

据称,2018年,波司登关闭了低效店铺近700家,但同时也新增了常规门店800多家,此外还新装修了1200多家门店。2018年,波司登还在多个城市开设了旗舰店,其中包括英国伦敦、中国天津、中国成都等。

根据波司登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2月25日,波司登品牌羽绒服业务2018/2019财年累计零售金额已超百亿元,累计营收金额较上年同期增长35%。波司登曾称,公司2019年的战略目标是同比2018年加速增长。

对于波司登的未来发展,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看好波司登的转型,“波司登在本土羽绒服产业价值链拥有绝对的领导地位,在聚焦主业、聚焦主品牌、聚焦羽绒服,聚焦时尚、聚焦本土市场后,完全有机会实现超越。之前,其花太多时间在不熟悉的四季化品类上,如今回归羽绒服可以说是前景向好”。

程伟雄一并指出,前述机构对波司登的沽空短期会给公司带来影响。“其实沽空机构不仅仅只是对波司登,国内本土品牌频频被沽空,从一方面来看国内品牌已崭露头角被国际投资者所关注,另一方面需要国内品牌面对国际投资者而言更需要尽快和国际市场准则接轨”。

足球app有哪些

上一篇:耶鲁大学调查:靠艺术来赚钱,性别比天赋还重要
下一篇:孙尚香加小明很强势?选中这几位英雄,让他们走不动路